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,重庆土话,重庆言子儿,重庆俗语,您知道多少!

重庆方言网-重庆方言电视剧下载|重庆话学习网|重庆中学生网|西南方言网|blwzd重庆方言|重庆言子网|重庆言子儿网|重庆土话网|重庆俗语网

治白发网,027武汉旅游招聘网,www.anedc.com,0576.361.cm,西南方言网,淘娱淘乐电视剧,坝坝舞wagcw,重庆学校排名zslpsh,重庆美食生活农家乐,重庆学生卡zslpsh,
当前位置: 重庆方言网 > 方言小品 >

搞笑重庆方言小品剧本,《我也要学普通话》

时间:2014-07-17 11:21来源:重庆方言小品 作者:重庆方言小品 点击:
搞笑重庆方言小品剧本,《我也要学普通话》。 男:重庆某地人,浓重乡土口音(把自己包装成老实人,乡气十足的样子)。 女:北京人,某医院医生。 (舞台左,医院简易珍室设置
搞笑重庆方言小品剧本,《我也要学普通话》。
女:(走至跟前) 
男:嘿嘿嘿嘿,医师姝儿,请问茅司在哪哈儿? 
女:你知道咱们医院的毛师傅? 
男:不是得。 茅司即是喔粑粑。 
女:毛师是你父亲? 
男:不是得呀!这个我是,我是要打标枪拉! 
女:同志,你方才说的话,我一句没听懂,就方才这句听理解了! 
男:听懂了就对了噻! 
女:你是运动员,仍是个玩标枪的!对吧? 
男:哎...(苦楚),不是得呀!! 你说的那个标枪是往上标的标枪,我说的这个标枪是往下标的标枪啊! 
女:标枪还有往下的?、 
男:哎呀,我给你说东哎,你要说西;我说北耶你要说南。------哎呀!! 
女:同志, 
男:(跳开,挥手),不要过来,(苦楚的),说个铲铲,遭都遭拉。 
女:暧,同志。 
男:算拉,我仍是去找一个当地切学一哈普通话。(困难的脱离) 
女:暧!同志,你还没说清呢! 
男:刹割,我说普通话去了。 
女:哎呀,我到底是怎样了呀?

男:重庆某地人,浓重乡土口音(把自个包装成老实人,乡气十足的姿态)。

女:北京人,某医院医师。

(舞台左,医院简便珍室设置)
男:党的历史真辉煌,九十周年庆典忙。人人都说首都好,我也到北京赶个场。 袄(嗟叹声,...苦楚),都说北京好耍,好耍却是好耍哟。 噢,你看升国旗哟,硬是港得很啦。风呜拉呜勒的,旗号缠得本那本那的响。天安门高头挥挥手、接豆又爬到长城颠颠儿上灯晃,风景却是风景了一盘,哎呀,一不小心就....( 欲打喷嚏,強忍做),凉到了噻。后头又去杀馆子吃哪个么子涮羊肉,沒拿逗火塞,哦哟, 对穿对郭,肚榔皮又遭整拐了。切问那些北京人呢,医院在哪个榻榻呢,哎哟,脑壳彻底甩得像个拔浪鼓相同,说听不懂,哎呀,朗个整的嘛,都是我国人大嘛,还装莽听不懂... 硬是哦。我各人穿喀喀,走项项,围着前门兜圈圈。 耶,..我自个找还找到了,哎呀(轻声)。 医师,(轻声嗟叹),医师,医师... 
女: 暧, 来了来了。 啥事儿呀,同志。(边走边说) 
男:(旁白捎皮)噫,还长得乖也,(上前)哎呀,医师,我凉到了。 
女:啥? 
男:我凉到了! 
女:你娘到了,在哪儿呀,来这干嘛呀? 
男:(旁白带不满之意)我还老汉儿到了,嗯哟,喷哟.... 
女:哎哟,同志,您是患病了吧?

男:(允许)哦.. 
女:(热情地)哎哟,来来来,您从速快坐下啊。 
男:好好好.. 
女:同志我说这话您能听得懂吗? 
男:你,你说的普通话哒,我嘛硬是环起顺起都听得动噻。 
女:同志,您也能跟我说说普通话吗? 
男:(苦楚地)啍啍,又要说普通话,来北京两天即是为这个普通话我的舌头儿都卷(juan)痛噶。哎呀,管他勒哦,治病得嘛,又只要忍一盘嘛。(小有怨意)普通话,普通话,到处都说普通话,能够怕打呵嗨都要用普通话整才听得懂哟。哎,不慌哟,我先 告一盘,(请喉咙,别普通话),哎哟喂,哎-哟-喂—,哎哟哇.., 那个医师姝儿,(女:哎。)这个普通话西得好我仍是可以说滴滴儿。 
女:滴滴儿?滴滴是? 
男:这个,这个..滴滴即是这个眼屎巴巴儿。 
女:你双眼有病? 
男:不是得,这个医师姝儿,我想吻吻你。 
女:同志,这但是医院,你得放尊要点! 
男:好,我尊要点,我尊要点,这个医师姝儿我想亲吻你一哈。 
女:哎,你还越说越来劲了,你再这样我可要叫保安了。 
男:唉,不是得,不是得,我..我..我不是要啵儿你的意思,我的意思说,我是想吻一哈...(女,瞪眼。)我是想,这个是内科仍是外科? 
女:同志您是问这是内科仍是外科吧? 
男:仇人! 
女:嗨,瞧你吓我一大跳,这呀是内科,来来来.. 
男:(纯方言旁别)我是要问理解噻,一哈哈戳戳的走到妇产科切才丢死个祖先罗。 
女:来来来,从速坐下啊,这样,同志你哪儿不舒服呀,我给你做一下查看,你呀就先说。
男:缩?哎,(纯方言旁别)首都硬是不一样哈,一治病喊你缩,为了治病缩就缩嘛。 那个医师姝儿,我就开端缩了,

女:好,开端说。 
男:开端缩。 
女:说下去。 
男:我正在缩。 
女:往下说呀。 
男:我就都缩称展了,再缩就缩不动了。 
女:哎,同志,你躺地上干嘛呀? 
男:你喊我缩的嘛! 
女:快起来起来(边说边拉起男),我呀是让你把病况给我讲一讲,谈一谈,谁让你躺地上了呀。 
男:哎呀,你整撑透嘛。 
女:来,开端啊。 
男:开端,这个,昨夜黑啊, 
女:昨夜黑?晚黑啥意思啊? 
男:这个晚黑,....晚黑即是那个天麻花儿麻花儿的时分, 
女:黄昏? 
男:仇人,...我这个脑壳呀就开端痛, 
女:脑壳? 
男:哎呀,这个脑壳即是有前爪爪和后爪爪的当地,即是脑壳,懂不懂得起嘛? 
女:头? 
男:斗室。我的这个耳朵呀那是直古铃铛得,我的双眼是杂巴杂把得,我的鼻子嗡起翁起勒。
女:嗡? 
男:嗡,即是堵得狠的意思。我的颈杭是犟起犟起的,还有我这个瞎孔,倒拐子,肋巴骨,屁耙股,这个客西头儿,连儿杆,还有这个螺丝拐,都痛得很拉。特别是我的这个肚榔皮,不咳吖还好一点儿,一咳呀就扯起扯起的痛啊。 哎呀,噢... 
女:这样,来,(摸出听诊器贴上去) 
男:嘻嘻... 不要爱我。 
女:谁爱你了!? 
男:你,我说你不要挨我,我是怕哈叽勾儿拉。 
男:(左顾右盼) 
女:找啥呢?找啥呢?! 
男:招手,暗示女过来。 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