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,重庆土话,重庆言子儿,重庆俗语,您知道多少!

重庆方言网-重庆方言电视剧下载|重庆话学习网|重庆中学生网|西南方言网|blwzd重庆方言|重庆言子网|重庆言子儿网|重庆土话网|重庆俗语网

治白发网,027武汉旅游招聘网,www.anedc.com,0576.361.cm,西南方言网,淘娱淘乐电视剧,坝坝舞wagcw,重庆学校排名zslpsh,重庆美食生活农家乐,重庆学生卡zslpsh,
当前位置: 重庆方言网 > 方言小品 >

重庆方言小品剧本:【谁来供养我】重庆话版

时间:2014-07-17 11:16来源:重庆方言小品 作者:重庆方言小品 点击:
重庆方言小品剧本:【谁来供养我】重庆话版。 内容梗概: 人到老年被人嫌。这位老人到晚年却不能享受应有的晚年幸福,虽有两儿子,却全凭两儿媳做主,两儿媳也常为老人之事发生
重庆方言小品剧本:【谁来供养我】重庆话版。
   唐老二;如今晓得错了?是惧怕没钱了吧,曾经咋不说你错了,不对爹好,如今他白叟家就这么,这么。。。

唐老迈;老二不论她们了,咱先把爹抬进入

(两媳妇不知所错。两人正预备抬,俄然昏倒的白叟动了,两人吓的大叫了一声,把两儿媳也吓了一跳)

唐老二;(有惊,又喜)爹你,没事啊?我还认为你。。。。

(唐老迈忙将气踹嘘嘘白叟扶起来)

唐大爷;(精疲力竭)认为我死了是吧、?还好老子骨头硬,命贱,否则真就被你几个给拉死了

唐老二;定心爹,如今咱们把你那两个恶儿媳给休了,今后爹就不必再受气了

(两兄弟将白叟搀扶起来。两儿媳见白叟有醒了,好像看到了希望,不谋而合的伸手将凳子递了过来。唐老二回头瞪了老婆一眼)

唐老迈;是啊爹,今后你就可以好好的享享晚年了

唐大爷;(坐下后,劝说道)唐老迈,唐老二,你们的老婆还是别离了

(两媳妇听的这话,又喜有懊悔)

唐老二;爹不要了啊,这些年你还没有气够啊,今日即是认为她们你差点命都没有了

唐大爷;胡说,人都会死,我如今不也没事了吗,我老了啥事也做不了,被两儿媳嫌弃我不介意,人都会犯错,她们还年青,只需能改就好。再说如今这个时代,找老婆也不是件简单的事,已然结了婚,两人就大概好好的过下去。曾经她们咱们对我都没有联系,横竖我也年过半百的人了,或许也活不了几年了,不要由于我而搞的家离破碎,横竖。。。。。

(两儿媳听的白叟的言语,登时感动,懊悔万分。曾经自个如此对他,而他白叟家却既往不咎,还未等白叟说完,大儿媳低着头走到白叟面前跪下)

大儿媳;爹,做儿媳的对不住你,曾经是我模糊,对你老欠好,今日还差点就。。。可你却既往不咎,宽恕咱们,我真不晓得该说啥好,儿媳对不住你

二儿媳;(见大嫂认错,也自觉的走到白叟面前,跪下)爹,谢谢你能宽恕咱们的过错,儿媳确保今后不论赤贫还是赋有,咱们必定对你白叟家好。仅仅你帮我劝劝唐老二他们吧

唐大爷;只需你们能知错就改就好,先起来吧。老迈老二(回头望向二人)

唐老二;已然爹都不介意,那我还有啥好说的。

唐老迈;是啊,爹,只需他们能改

二儿媳;爹如此宽洪许多,咱们今后必定对爹好

(两儿媳各自站到老公身边)

唐大爷;唐老迈,唐老二,大儿媳妇,二儿媳妇(齐声答复)今后要好好的对待白叟

(两儿媳用力把两兄弟的头往下按);哦

唐大爷;要夫妻联合

(两兄弟不服气,也用力把老婆的头往下按)

唐大爷;家和才万事兴

(四人一起答复);哦

大儿媳;爹,你看午饭都过了,走咱们一起进入吃个和洽的团圆饭大儿媳;你们到是想的好,把这个老东西接曩昔,那钱即是你的?你别想了。唐老迈,已然今日他们把你爹给咱们送过来了,那咱们就让爹在咱们这边住,就算信誉卡在他们手上,邮递员说了,只要爹才取的到钱,他们拿去也没有用,来咱们把爹搀扶进屋。

唐老迈;好吧(说着两人搀扶着白叟预备进屋)

二儿媳;(反响过来)唐老二,快点,把爹拉到咱们那儿去。

(唐老二两人急忙抓住白叟的脚往回拉,唐老迈两人却拉着白叟的臂膀往这边拉,拉曩昔,又拉过来,都喊着)爹走咱们这边

(几人自顾自的拉,不小心把白叟摔在了地上,不能动弹。几人俄然反响过来,大儿媳和二儿媳也感不对,站在那里惊住了)

唐老二;(反响过来,走到白叟身边)爹,爹,你没事吧,爹,年老,快过来看看爹啊

唐老迈;(这时才觉悟,走到白叟身边)爹,爹,你不要吓我,爹你没事吧

唐老二;(满脸肝火)你们拉,拉,拉。看如今把我爹弄成这样了(昂首瞪着两个儿媳,两个儿媳不吓的不敢之声。)老迈,即是的老婆干的功德。

大儿媳;(听只说她,心中不满)唐老二,有不是我一个的错,你们也有份。

唐老二;要不是你们两个儿媳妇对爹欠好会至于今日这样吗?咱们忍辱负重就算了,爹他一个白叟家你们两个还这么对他,今日也是由于你们爹才会在这儿一睡不醒的。

唐老迈;对,老二那如今怎样办?

唐老二;怎样办?你老婆这么凶,今日还把咱爹给弄成了这样,这样的女性大概好好的经验一下,去给她点色彩看看。

唐老迈;好,咱们忍了这么多年,今日即是由于你们,爹才会。。。(边说边卷起袖子)

大儿媳;(挺直了腰,一点也不惧怕)唐老迈,今日怕你还要造反了不是,竟然想打老娘来了。(说着跑曩昔抓住唐老迈的耳朵)

唐老迈;哎哟,轻点轻点。

唐老二;老迈,你这辈子的男人即是这样当的吗,(拿起凳子递给老迈)老迈,用凳子打她,她把咱爹给拉成了这样,你还这样忍辱负重吗

唐老迈;(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白叟)今日我就做一回男人给你看看。(说着接过凳子向自个的老婆挥去,见老公真的向自个打来惧怕的处处躲)

大儿媳;唐老迈,你还真的敢打老娘

唐老迈;今日就打你了怎样(追上一凳子打在了老婆的屁股上)

大儿媳;(一屁股坐到地上)好你个唐老迈,竟然打我

二儿媳;(见大嫂被打,乐祸幸灾)好啊,好啊,大嫂被打了,大嫂被打了

唐老二;大嫂被打了你还笑,大嫂打过了就该你了,(说着一巴掌打在老婆的头上),你这种老婆,我唐老二不要也得,今日过后就跟你离婚

二儿媳;(又怒,又气)离婚就离婚,谁怕谁啊

唐老二;(拉过年老)老迈,这样的女性咋不要也得,爹有几十万,咱们把爹台进入

唐老迈;对,老二,如今咱们有钱了,这样的女性咱们不要也罢。

(两媳妇一听到钱,立马上前拉住两兄弟)老公,咱们不离婚好欠好,我晓得错了,是咱们欠好,咱们不对,不该对爹那样。
邮递员;(不可思议,大叫)推,推,推,推啥推

(两儿媳反响过来,其说)哪来个管闲事的?

邮递员;我还不可思议呢,i来就被你们推来推去

(二儿媳双手抱胸)

大儿媳;你是哪里来的东西?怎样跑到我家来了

邮递员;(忙解说)哦,我是邮递员,我是来送东西的,请问这儿是不是唐大川的家?

大儿媳;(指着刚坐下白叟)这个就老头即是唐大川,有事快说有屁快放

邮递员;(没有理睬大儿媳,走到白叟身边)请问,你即是唐大川唐大爷吗?

唐大爷;(精疲力竭)啊,我即是你们唐大爷

邮递员;哦,我是邮递员,来给你送东西的

唐大爷;啥?你是牛屁娃啊?(邮递员哭笑不得)

大儿媳;(不耐烦,大声的)邮递员,你耳朵聋了啊

唐大爷;哦,邮递员哦

邮递员;是的,你是不是又个儿子在外面打工?

唐大爷;(摇头叹息)是有个儿子在外面,不过出去十多年了,音讯了无。

邮递员;唐大爷,通知你一个号音讯,你儿子还在。

唐大爷;(快乐,惊奇)啥,你说我儿子还在?好啊,还在就好,十多年了

(几人听说白叟在外打工的儿子还在没有死,都把耳朵凑过来听)

邮递员;是的,他在外面挣了许多钱

唐大爷;啥,他在外面种了许多田啊?哎,耕田好耕田好,那样就有吃的了。

唐老二;爹,是挣了许多钱。

唐大爷;哦,挣到钱了,好啊,这样今后我就不必靠你们几个不争气的了

(两儿媳听了,火气就来,两人挺直了腰,)

二儿媳;是啊,咱们对你欠好,如今好了,如今你可以去靠你那个有钱的儿子了。即是不晓得挣了几个钱,能养活自个都还不晓得

邮递员;对的唐大爷,你二在外面开了家公司。。。

(两儿媳听了又气又仰慕)

唐大爷;(快乐的忙接过话)还在外面养了许多公鸡啊,哎呀,那今后就有鸡肉吃了,呵呵呵呵,好好

(唐老迈,老二两人异口同声)公司

唐老二;爹,是说兄弟在外面开il公司,如今是老板了

邮递员;即是,我今日来即是给你带东西来的,(从背包里拿出信封)这是你二子给你带回来的,里面有张卡,卡里有二十万人民币,这辈子你都花不完了。

(几人都把头靠了过来看。白叟哆嗦的去接住信封)

大儿媳;(一把将信封抢了过来)拿来吧,你个老东西用啥钱(抢过钱快乐的躲到一边)唐老迈,快来看看是不是真的

(二儿媳见状又气又怒)

邮递员;(也感到愤慨)唐大爷,你定心,这个钱是你儿子以你的名义存的,所以别人是得不到的。我也送到了,我也该走了

唐大爷;(拉住邮递员的手)邮递员,你就在这儿午饭吃了再走吧

二儿媳;(用手把邮递员往外推,嘴里却说)邮递员,你午饭吃了的嘛,你午饭吃了的嘛。(推出门外)你早就该走了

(大儿媳二人挣在快乐的检查信封,二儿媳将邮递员推出门后悄悄的一把将信封抢了过来,快乐的跑到唐老二面前递给唐老二)

二儿媳;唐老二,拿着

大儿媳;(又气又怒,大骂)唐老迈,看你欠好好拿着,被二儿媳抢了去(唐老迈被骂的无语)

唐老二;老婆,这钱是兄弟给我爹的,。。

唐老迈;对啊,这钱是爹的。

二儿媳;(指着唐老二)你笨啊,二十多万,咱们有了这笔钱,还怕养不起你爹吗,到时候把这个老死的接到我那儿去住,这钱即是咱们的了。

(唐大爷悲伤的摇头叹息);家门不幸啊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二儿媳:(瞪了老公一眼,质问)啥意思,这是?;

唐大爷:(悲伤,叹气)哎!你大嫂说在那儿住满了,叫我到你这边来。;

二儿媳:(尖声)啥,大嫂说今日满了,今日才29就满了?大嫂叫你过来你就来啊,那大嫂叫你去吃屎,你去啊!;

唐大爷:(无法)哎呀!大嫂叫我过来,我不敢不过来。;

二儿媳:(站起来,评头论足)分明今日才29,还有一天,竟然就这个老东西叫过来了。;

唐大爷:(低声)儿媳妇,多一天少一天不要紧的。;

二儿媳:(大骂)你说不要紧就不要紧,整整一天,你要多吃我几顿饭了。;

(唐老二不满却不敢言)

唐大爷:哎呀!儿媳妇,多吃少吃都没事,横竖我也习惯了,昨日到今日都没吃饭,我在你这儿多住一天,我就只吃一顿就好。;

二儿媳:一顿?你吃一顿咱们吃一天。一顿不吃都不可,已然大嫂说的,那咱们就去找大嫂对证。;

唐大爷:啥?还要去对证啊?;

二儿媳:(不耐烦)必定要对证了,想白在这边多住一天,那怎样行。(用手指着唐老二)唐老二,把东西拿给这个老不死的,走大嫂那儿去对证。;

(唐大爷连连摇头)

唐老迈:(满脸无法)哎,爹你就走吧!;

唐大爷:走又走嘛!;

(绕台半圈,唐老二搀扶爹走前,儿媳走后)

二儿媳:(不耐烦,大骂)你个老不死的,走路走不得,吃饭又干得,你拉大便又节操,你走快点要死啊!;

唐大爷:人老了,又两天没吃饭,没力气走了。;

二儿媳:你两天没吃饭,我都没吃,你走不得,我帮你一把(用脚从背面一脚将白叟蹬倒在地)

唐大爷:(痛苦)哎哟!;

唐老二:(忙将爹搀扶,不满的)爹!没事吧。老婆,你别过分分了。;

二儿媳:(指着老公)哟哟哟,咋的了,你还经验老娘来了。老娘每天打牌赚钱养你,你还敢经验老娘,也不看看你那熊样。;

(唐老二无言以对)

唐大爷:(悲伤,却又无法)唐老二,你两就别吵了,到你大嫂家了。;

二儿媳:到了,到了就把大嫂给我叫出来。;

唐大爷:你叫我叫她我就叫嘛,我看我仍是叫大儿好了。(有气无力)老迈,唐老迈,唐老迈啊……:;

大儿媳:(后台,大骂)唐老迈,你还在睡,快出去看看是猫叫,仍是狗在叫啊。;

唐老迈:我还没穿衣服,你去看嘛!;

大儿媳:(不耐烦)我去,快点跟老娘起去看看。;

唐老迈:(边穿衣服走出,看见是爹,惊奇的)爹?咋是你白叟家?怎样又过来了?来凳子上坐。;

(两儿子预备将白叟搀扶坐下,二儿媳却抢先坐了,斜眼瞪着三人)

唐大爷:二儿媳妇说要过来对证;

唐老迈:(新鲜的)对证?;

二儿媳:(站起来)唐老迈,快点把你老婆叫出来!;

唐老迈:叫就叫,那么凶干嘛。老婆,老婆快出来,爹来了。

大儿媳:(大骂出来)喊啥喊,你个唐老迈有啥用,一点事都办不好,(瞪了一眼几人,走到白叟傍边)哎哟,你个老东西,刚刚老娘才叫你滚到唐老二那儿去,怎样又给老娘滚回来了

二儿媳:大嫂,你这是啥意思?今日分明是29,竟然就把这个老不死的撵到我那儿来,想在我那儿白白多吃一天。

大儿媳:今日是29吗?我说二儿媳妇,我看是搞错了吧,今日已经是初一了,这个老头就该到你那儿去了

二儿媳:我说大嫂,你这样摆明是欺压人了。。。

大儿媳;(立马接过话)欺压有咋的了,你可别忘了,最初你还没有和唐老二成婚的时候,死皮耐脸的跟着唐老二,晚上还悄悄的和唐老二睡,要不是老娘我赞同你嫁给他,你能进这个门吗?哼,

二儿媳;(不甘示弱)究竟我仍是和唐老二成婚了,不像有的人,嫁给了唐老迈都还想着咱们唐老二,乘唐老迈不在家竟然拉着我家唐老二,哈哈哈,别笑死人了。

唐老二:(上前争辩)老婆,我没有拉大嫂的手。咱们。。。。

二儿媳;你插啥话,我说有就有。

大儿媳;(气的无言以对)我说二儿媳妇,这种无中生有的事你也说的出来,不管你怎样说,今日这个老东西都得滚到你那儿去。(说着走向白叟,把唐老迈和唐老二推开)即是由于你个老布死的,给老娘起来,(白叟被大儿媳一把拉起,向二儿媳推过去)给我滚到唐老二那儿去。

二儿媳;(也用力向大儿媳推过去)滚到唐老迈那儿去

(两兄弟不敢干预,只得跟着爹摆布跑。白叟被如此推来推去。此时邮递员上来,正巧被大嫂一把推到二儿媳那儿去,有被二儿媳推了过来。两兄弟赶忙把牢人扶住做在凳子上)

(几人搀扶着白叟谢幕下台)

 



内容梗概:

人到老年被人嫌。这位白叟到晚年却不能享受应有的晚年美好,虽有两儿子,却全凭两儿媳做主,两儿媳也常为白叟之事发作口舌之争,谁也不肯抚育。终究也只能在金钱的利益之和白叟的斤斤计较之下才得以安享晚年。

时刻:某月29日上午

地址:唐家

人物:唐大爷(父亲)唐老大(大儿子)唐老二(二儿子)大儿媳妇、二儿媳妇、邮递员

道具:破布口袋,拐杖,信用卡,凳子

剧情:

大儿媳妇;(后台大骂:)你个鬼死老头,今天已是月未29了,你怎样还在老娘这边呆着,快点给我滚到唐老二那儿去。 大儿媳扔出破布口袋,拐杖,将白叟推倒在地。

唐大爷:哎哟!人老血气衰,撒尿打湿鞋,心里都想撒远点,越撒越笼来(渐渐爬起来,捡起布口袋,拐杖)我名唐大川,有三个儿,大的两个都成婚成家了,三儿子出去打工十多年了消息了无,老伴走的早,两个儿子就按乡村风俗一户住一个月。今天才29大儿媳就把我撵出来叫我到唐老二那儿去。她叫我去我就去嘛; (绕台半圈下台)

唐老二:我就是唐老二,朋友们不知道,我娶了个老婆,其他的不会,但打牌是她的专利,家里的洗衣,烧饭,喂猪,扫地全归我一个人,她啥都不论只打牌。她昨日就去了,竟然今天都还没回来。打牌都不说了,她还有个习气,只需打牌回来不论啥时候回家就要吃饭(看了看时刻)现在才10点,应该还有会才回来,昨夜她不在,我也打了一晚的牌,管她的,我在外面坐着打个盹等她(趴在凳子上睡觉)

二儿媳妇:(挎包走出)气死了,昨日晚上命运不怎样好,打了一晚上也没赢啥钱,肚子也饿了,回去看看我老公把饭给老娘准备好没有。(绕台半圈到家,看见唐老二在睡觉,火气就来了)这个唐老二,竟然在外面就睡着了(走唐老二面前)唐老二,唐老二(连叫两声没醒,用力在唐老二屁股上一巴掌,大声地)唐老二;

唐老二:(俄然吵醒)啥事啥事?(回头看见老婆,立马买笑)咦,愿来是老婆大人回来了哦(二儿媳双手抱胸,唐老二当即动身)来您白叟家辛苦了,你坐,你坐。;

二儿媳:坐啥坐?老娘打了一晚的牌,打的我腰酸背痛,肚子也饿了,你到好,竟然在这儿睡觉,你不知道老娘回家要吃饭,你把饭做好了?;

唐老二:(惧怕,无法)不是我想在这儿睡,你看,我每天忙里忙外的,我本是想在这儿坐着歇息一下的,没想到就睡着了。;

二儿媳:(大骂)你累,你不知道老娘打牌挣钱多辛苦,你就在家里做点饭,你还累了,还竟然在家睡觉。;

唐老二:(不知所错)我,我,我……;

二儿媳:(不耐烦)我啥我?还不快去做。;

唐老二:(如同接到指令)我去,我去(回身下台)

二儿媳:(气的跺脚,手一甩)嫁给这样的人,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,一点长进也没有。(跟着下台)

唐大爷:(拎着口袋,柱着拐杖)哎哟!总算到了,人老了,走路也不行了。昨日到今天都没有吃饭,看看老二家有吃的没有。先把老二叫出来(精疲力竭)唐老二,唐老二那,唐老二……;

二儿媳:(后台,大骂)唐老二,你聋了,外面有人在叫你,你听不见?;

唐老二:老婆,我在煮饭,你去看看吧!;

二儿媳:我去看,又不是叫我;

唐老二:(不满的走出,大声的)谁啊,早不来迟不来,看我要吃饭了就来了,混饭吃啊!;

唐大爷:老二,是我,你爹!;

唐老二:(见是爹,当即放低声响走过去搀扶)爹,咋是你来了!来先坐!;

唐大爷:(叹道)哎!你大嫂说在那儿住的时刻满了,叫我到你这边来。;

唐老二:大嫂叫你过来的啊?;

唐大爷:她说今天满了,就叫我过来。;

唐老二:大嫂叫你过来的,那我先把我老婆叫出来的。;

唐大爷:(听说叫他老婆出来,摇头叹息)哎!还叫你老婆啊?;

唐老二:(满是无法)都是她做主啊。你先等着。(走到一边)老婆,老婆,快点,你爹来了!;

二儿媳:(兴高采烈的跑出)啥,我爹来了啊,太好了,今天有肉吃了。爹,爹,爹(看见唐大爷,俄然止住。责问)唐老二,我爹呢?;

唐老二:(惧怕的指了指白叟,小声的)我爹,不也是你爹吗?;

二儿媳:(怒火冲天)啥你爹也是我爹,我爹是我爹,你爹是你爹。(走到白叟身边)你个死老头子,给老娘滚开(一把将白叟推到在地,自个坐下)

唐老二:(赶紧去搀扶,不满的道)爹,你没事吧,快起来。老婆,我爹都一把年纪了,就不能轻点吗?;

扮演:刘世顺、孔绯英
  人物:(男)中江表哥(中江话)
  (女)旅发会自愿者(普通话)

  男:改革开放的春风,吹遍神州大地,我在外头跑来跑去,哦哟,仍是雅安闲适。看麻,刚一到雅安,雅安就象在演戏。处处锣鼓喧天,彩旗“飞飞”,闲适,硬是闲适。
  女:同志,同志,请问您要到哪里去?
  男:做啥子哦,你整啥子?
  女:对不住,对不住,我是想帮忙你,为你供应效力。
  男:啥子效力哦,?你整啥子的哦?你不要吓我哦。
  女:是这样的,我是政务中心为旅发会效力的青年志愿者,也便是专门在旅发会时刻为来雅安的客人供应效力帮忙的。
  男:哦这样的嗦,我还以为是啥子效力。
  女:请问您是……
  男:哦,你是问我整啥子的嗦,我是搞工程的,在重庆“丰都”那儿修三峡电站整“杀锅”了,昨日才坐“飞机”在空中打了个“翻翻”到雅安找表哥,听他说瀑布沟电站开工了,挣的到钱,他喊我来找他。
  女:正本您是来找您表哥的,您表哥叫啥,是做啥的?
  男:我表哥叫黄中华,知道不嘛?
  女:不知道。
  男:那我表姐你一定知道。
  女:哦,她是谁?
  男:她便是你们雅安有名的“花姐”花慧花嘛。
  女:是不是我们雨城电视台那个有名的“花姐窜窜香”节目的主持人?
  男:仇敌,她今天都来了,表姐你在哪里?(四下张望)
  女:我在这,老表,你好好演哦,我给你扎起!(花姐在台下)
  男:没骗你吧。请问志愿者同志,到“华能公司”(是)咋个走地?
  女:“法能功”?(独白,对观众)他要找“法能功”,法能功是邪教早被国家撤销了。
  男:啥子?撤销了,那么大个“华能公司”被撤销了?
  女:您是找啥公司的。
  男:是啊,我是想找华--能--公--司--。
  女:哦,正本是这样。你要找的华能公司我知道,在华兴街。
  男:怪瓜罗,怪瓜罗,雅安还有花心街嗦,我找不到?志愿者同志你能带我去吗?
  女:好呀,那我就带你去,跟我来吧。
  男:谢瓜罗,谢瓜罗,你们雅安缔造的好秀丽哦,处处都整的好巴适!
  女:是啊,年老,我们雅安这两年改动可大啦,在市委,市政府领导下,上一年成功举办了“一会一节”,本年又被评为“国家优异旅游城市”,现在正在举办“四川省第三届旅游开展大会”,年老,这几天您来的正是时候,你看,处处都有扮演,有文艺晚会,有风俗民意巡游扮演等等漂亮的节目,晚上还要放烟火,您想看啥都有。
  男:哦!正本雅安在开旅发会嗦,我晓的!那我一定要在雅安洋盘一下。自愿者同志,我这个人在外闯练多年没有其它喜爱,只是喜爱上“剧院”。
  女:你……同志,我们雅安没有你说的那种当地。(很严厉的姿态)
  男:志愿者同志,不可能哦!我在外面早就风闻你们雅安有三绝……“雅雨,雅鱼,雅女”很知名,特别是雅女巴适得很,所以我想上剧院看一盘原滋原味的雅女。
  女:同志,(加剧口气)如果您一定要去,我就只好把您请到派出所去了。
  男:你把我带到派出所去整啥子哦,未必派出所也在演戏嗦?
  女:啥?演戏?
  男:是嘛。你未必带我到派出所看戏嗦。
  女:哦,正本你是想到剧院看雅女演的戏嗦?
  男:仇敌,我们中江话便是这样说的,我便是想你带--我--到--“剧--院--”看--雅--女--演--的--戏。
  女:哦,你是中江表哥索,正本我们是言语上的误解。走嘛,走嘛,我带你到剧院看戏去。(中江话)
  男:走嘛,看----戏-----去!
  (谢幕)
 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