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,重庆土话,重庆言子儿,重庆俗语,您知道多少!

重庆方言网-重庆方言电视剧下载|重庆话学习网|重庆中学生网|西南方言网|blwzd重庆方言|重庆言子网|重庆言子儿网|重庆土话网|重庆俗语网

治白发网,027武汉旅游招聘网,www.anedc.com,0576.361.cm,西南方言网,淘娱淘乐电视剧,坝坝舞wagcw,重庆学校排名zslpsh,重庆美食生活农家乐,重庆学生卡zslpsh,
当前位置: 重庆方言网 > 方言小品 >

重庆方言故事:圈圈(重庆方言小品)

时间:2014-07-17 11:09来源:重庆方言故事 作者:重庆方言小品 点击:
重庆方言故事:圈圈(重庆方言小品)。 剧情梗概: 这是一幕展示攀枝花诚信建设成果的情景短剧。剧情通过发生在我市灰老桥那个见义勇为的事件,及其事件之后,我们见义勇为的英
重庆方言故事:圈圈(重庆方言小品)。
毛:假正经!我都25啦,爸那欢喜劲儿,懂不起嗦?
  母:还要说呀!硬要把你妈肚脐眼儿亮出来,给大家看呀?
  毛:不说啦不说啦!噫,不对哇,你,记者得嘛,啷个变了呀?
  母:顺到你的话,忘啦。不管它,继续。
  毛:记者同志。
  母:听到起的。
  毛:你容易见到政府的人,这事一定帮我感谢一下哟,医院这头,我各人去。
  母:一定一定,杨小毛同志,再耽误你点儿休息,请将灰老桥的事讲一讲。
  毛:有啥好讲的,不就那么叮叮事,谁碰上,都不会黄牛过河,各管各;木匠吊墨,闭只眼;蚂蚁搬家,不吭声。
  母:一定讲讲,总不能让我玩空手道呀。
  毛:啷个估到讲呀!啷个码到吃奈!你,虾子过河,淹了心;蔡淑芬想嫁李伯清,扭倒费嗦!
  母:毛子!有你这样回答记者的?这样回答,你我的事,全整黄!你脑壳,长了包嗦?
  毛:那该啷个说奈?未必,我是要图回报的哟!抱了个金娃娃,还要问,他妈呀?整个够啥?
  母:你,你……
  毛:妈,我,明白你的意思,也理解你的心情。打工,下岗……但……
  母:不说啦不说啦!不排练啦!这个记者我不当啦!死猴儿,又给我绾了一个圈圈,这个“圈圈”,才绾得大哟,让妈又给钻进去啦!(对内台)谢幕啥!紧到让我在这儿,丢丑现怪呀?
  母:毛子![迅速明白错误]该叫杨小毛同志得嘛。[摆记者架势]见你恢复得这样快,这样好,真替你高兴

剧情梗概:
这是一幕展示攀枝花“诚信建设”成果的情景短剧。剧情通过发生在我市“灰老桥”那个见义勇为的事件,及其事件之后,我们见义勇为的英雄,面对社会的回报,针对母亲的错误想法,所谱写出的一首感人的诚信之歌。他以他的思考和作为,再次诠释新时期“诚信建设”的全新内涵和特征。诚信,就是对祖国、对人民的忠诚;诚信,就是在危难和邪恶面前,勇于挺身而出,敢于见义勇为;诚信,就是面对鲜花、荣誉、利益……我们更应坚定不移地堂堂正正、干干净净地做人。
  
  时间:当代
  
  地点:医院病房
  
  人物:
  毛子:25岁,打工仔。
  母亲:45岁,下岗工。
  
  舞台设计:
  两座椅夹一茶几,上置鲜花。窗口露输液架。窗旁墙上,一边贴奖状数张,一边挂一书有“正义勇敢”字样的锦旗。
  母:[母审视贴挂物,自言自语]正义!勇敢![转身对观众]没想到,硬没想到!灰老桥救人质,命差点儿除脱的英雄,就是我儿毛子。过会儿,记者就要来采访,我这当妈的,又欢喜又害怕。欢喜他:人正直义气!出名后,打工仔转正,没问题。我也能——星星跟着月亮转,重新上岗沾点儿光。却害怕,记者前,该讲的困难他不说,该提的要求他发闭口痧,让我空欢喜。我这样说,决没冤枉他,随便摆他点儿龙门阵,说我冤了他,吐我口水。有一回,我买了砣猪心肺,叫他喂猫,他蹲在猫面前:“吃啥,吃啥,不吃我喂别的猫罗。”刚好一小姐门口过。“你崽儿傻撮撮的,惹了你呀?”“我又没说你。”“那说的哪个呀?”“我各人。” “你是猫嗦?”他哑巴啦。是我呀,将就她那句话甩给她:“你是猫哇?”我这猴儿就这样,喂到嘴里的他不会说,不该说的又憨展劲。又一回,啥事记不清了,反正气得我直笃脚,只好说:“死猴儿,总是我生的啥!”他眼睛瞟一瞟还我一句:“你不生?你不生又啷个嘛!现在兴“克隆”,照样有我!”尽这儿闲扯,娃儿呢?毛子!毛子!
  毛:[幕后音]来啦来啦。(毛子出场。一手弯曲至胸,绷带吊着,头和一条腿缠着纱布,行动极不方便,母上前挽扶)来啦!妈,问下你哟,早饭干的啥?
  母:稀饭、馒头、泡姜豆啥。
  毛:默倒整的西洋参呢,呃喝连天的!
  母:噎——死猴儿!会绾“圈圈”让妈钻了嗦?
  毛:是啥!医院,静!懂规矩不?
  母:晓得啦。问下你哟,上“一号”啷楞个久?
  毛:这……笑死人罗,啷个好说嘛。
  母:你不好说我来说,值班室,“打望”!考下你,哪个护士小姐靓一些?
  毛:妈噎,往我胸口上挂钥匙,开心嗦?我打工仔一个,还是卖蜂窝煤的,哪个护士小姐我敢起野猫心肠?敢流口水?
  母:莫出息,孬火药!晓得啦,进“一号”,客蚂式,忘带纸,起不来?
  毛:就是就是。(突悟出什么)妈,你也这样过?
  母:死猴儿!偷屎婆打喷嚏,满嘴粪!修房子不请阴阳,没规矩嗦?你当妈是王保长?
  毛:那,那啷个你一猜就准呢?
  母:各人娃儿啥德性,当妈的晓得!
  毛:说我呀!哪儿是我嘛。是对门病房胖哥。我拐起个脚脚,从这头到那头,又从那头到这头,帮他拿纸……妈,笑啥?眼睛、眉毛都粘起啦,像捡了银子似的。
  母:比那金贵!默倒想下嘛。(至前台)这事虽小又好笑,但认起真来,有文章。摆给记者,笔下一生花,起码叫,雪中送炭,乐于助人。(退回毛子处)如果再往上,一“拔高”……
  毛:(母动作碰毛子手,毛子痛苦地)哎哟,妈噎,你在拔啥子高嘛?
  母:对不起对不起哈,心欢喜,忘啦。对不起呵,进屋进屋。(母子进病房)毛子,看,墙上。
  毛:哪个整的?
  母:我啥。不是我,哪个这样“把细”?
  毛:“把细”?宝气哟!硬是各人说各人那个话。
  母:我说了自己啥子话哟?
  毛:王——保——长!
  母:死猴儿!又绾个“圈圈”,让妈钻啦。你硬是屁股底下装弹簧,蹦起来了?猪八戒当领班,拽起来了?就算你是个英雄,老娘门下,黄豆芽;长齐天,下饭菜。当真好心没好报,黄泥巴打不出好灶哇?
  毛:扯下来扯下来。想出风头嘛,到时候喊罚款,比起!莫麻雀儿嫁女儿,叽喳喳的哈。
  母:睡到睡到。有事妈去撑,决不脚踩西瓜皮,溜起跑。给你说哈,记者拢后,我来对付。这事关系你,也关系我,不逮住这个机会,你转正,我重新上岗,那你那血,就白流了!记住,记者来后你只管睡,莫来多嘴多舌的。不说话,更显英雄本色。听到没?听到没?
  毛:听到啦!反正有哪句说哪句,你不要添油加醋放白糖。我睡了哟?
  母:莫慌!记者还没拢,为保险,来,帮妈排练下。
  毛:演戏嗦?
  母:演啥戏嘛,排练。记者来后,他会怎样问,我该郎个回答,才要得,才巴实?
  毛:就是说我来当会儿记者,你来当会儿我妈,他啷个问,你该啷个回答?
  母:就是就是。这话说得还伸伸抖抖,巴皮巴毛的。
  毛:“飘扬”我啥。那,接下来又该啷个呢?
  母:提问嘛。譬如:你平时表现怎样呀?当时啷个想的呀?现在有啥要求呀?瓜娃子,啥都要妈教哇!
  毛:好嘛,我提问罗。(故意摆记者架势,但说不出话,着急着比划着)
  母:这样的,听到!杨小毛的妈。叫母亲也可以,杨小毛同志……
  毛:晓得啦,我重新来。(故意清嗓子,讲川普)杨小毛的妈,杨小毛平时表现怎样?
  母:这就对了。平时表现嘛,拢统起来,三个字。
  毛:三个啥子字?
  母:不——摆——啦。(配以动作)
  毛:不摆啦?
  母:就是铁棍敲锣,当当响;细娃啃黄瓜,嘎巴脆。
  毛:老鸡婆下蛋,呱呱叫哟。
  母:就是就是。
  毛:撒开来说呢?
  母:四句话。戴花他要戴攀枝花——
  毛:大朵朵的,要得!
  母:骑马他要骑白龙马——
  毛:唐僧的马儿,安逸。
  母:安逸的还在后头。唱歌他爱唱《好汉歌》——
  毛:我爱唱?我现在都还唱不来。
  母:马上教你。[幕后音乐起,母唱前几句,子唱后几句,均配以舞蹈动作。(此部为全剧重头戏)]
  毛:妈,我说是演戏,你说是排练,这个记者,不当啦,你各人来!
  母:那啷个行呢,记者拢后,我安排你是睡得嘛。
  毛:没醒的时候呀?何况记者来,是采访你还是采访我?
  母:[思考并明白过来]是这样得嘛。看来只有我来当记者了。准备好,我提问啦。
  毛:等到起的。
毛:感谢政府,感谢医院……
  母:对对对!继续。
  毛:还感谢这病房。记者同志,我这人,不会说话,只晓得东扯西扯的,逮到啥就说啥。这病房恁大一间个人住,伤口啷个好不快嘛。在家里,三个人挤一间,你踩我我拌你的。莫见笑呵,我爹最喜欢我去厂里加夜班。
  母:怪头怪脑说嘛。你爹喜欢嘛,是怕你跟他争电视啥。
  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