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,重庆土话,重庆言子儿,重庆俗语,您知道多少!

重庆方言网-重庆方言电视剧下载|重庆话学习网|重庆中学生网|西南方言网|blwzd重庆方言|重庆言子网|重庆言子儿网|重庆土话网|重庆俗语网

治白发网,027武汉旅游招聘网,www.anedc.com,0576.361.cm,西南方言网,淘娱淘乐电视剧,坝坝舞wagcw,重庆学校排名zslpsh,重庆美食生活农家乐,重庆学生卡zslpsh,
当前位置: 重庆方言网 > 重庆文化 >

重庆文化之重庆龙门阵-歌乐山“天下第一保”

时间:2013-06-06 00:39来源:重庆文化 作者:重庆文化 点击:
重庆文化之重庆龙门阵-歌乐山天下第一保。 重庆龙门阵 --- 歌乐山天下第一保 过去有部四川方言电影叫《抓壮丁》,里头有个王保长,是个抓拿骗吃,恶迹斑斑的东西。影片最后,是华
重庆文化之重庆龙门阵-歌乐山“天下第一保”。
 
过去有部重庆方言电影叫《抓壮丁》,里头有个王保长,是个抓拿骗吃,恶迹斑斑的东西。影片最后,是华蓥山的壮丁暴动了,打上门来,王保长们不知所终。
后来有了部电视剧,王保长们又出现在观众面前,这就是《王保长外传》。由于王保长抓壮丁有功,他那个保被叫作“天下第一保”。
这些都是演戏,是文艺作品,就当张飞杀岳飞,杀得满天飞一样,搞起耍,是当不得真的。
我这盘也说一个龙门阵,也叫“天下第一保”。不过这不是电视剧,只是一个流传在民间故事,一个传说却有众多版本中的一个版本,也是当不得真的。
有人会问,这“天下第一保”地盘有好大?人有好多?敢称“天下第一保”?我说,这“天下第一保”地盘不大,人口也少,只是这“保长”的品秩大。一般说的是七品知县、四品知府。都说七品知县是芝麻官,这“保长”连芝麻官都算不上,何来品秩大?莫急,我这就说。
这个故事发生在重庆,发生在抗日战争期间的歌乐山。
歌乐山,自古就是重庆的风景名胜区,古时重庆有“巴渝十二景”,其中之一就有“歌乐灵音”。
抗日战争爆发后,国民政府迁都重庆。为了应对日本飞机的狂轰滥炸,需对城内的军政机关以及军政要员进行疏散,以防不测。为此,国民政府划定巴县江南部分的南山、川黔公路沿线,城西歌乐山、成渝公路沿线为迁建区。
这 疏散迁建区划定以后,国民政府的一些部、委、院、署等就迁到了歌乐山一带。一时间山洞、歌乐山一线的深山密林里面到处都在大兴土木,盖机关的办公大楼,建 官员的公馆别墅。刚开始大家还按规矩向地方买地、买树木。后来有官员开始乱劈柴了,看到那块地好,占了就是,那棵树好,砍了就是。地方区公所,联保的办事 人员开始也还管,但保长管部长,你管不住?国民政府下达的指令、任务,要地方联保去办,这些官员连理都不理。
有 一次,联保的保长带着保丁去某部一次长家收抗战捐,不但没见到主人,连院门也没进,保丁的老套筒就遭照门的丘八缴了,人还遭打得飞起跑。过了一天,有人来 报信,说是枪在堰塘里头,叫各人去摸。这一整,联保的保长不敢再当了,马上写了辞呈上送。从那以后,歌乐山这一联保就没有了保长。
这一天,挂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牌子的冯玉祥,去歌乐山云顶寺,会见国民党元老于右任。一路走来,不时看到路边有成片的树林被砍伐,一些木料还堆在路旁。还没到山门,又见一堆砍倒的柏树。
住持和尚上了茶,站在一边不说话。冯玉祥奇怪了,问道有啥子事不舒心?和尚见问,就把歌乐山一带的高官为修房子,乱占地,乱砍森林,地方管不了的事说了一遍。还说
前 几天有个兵役署的长官,看上了庙产,就是山门旁的几根大柏树,说要砍去修房子。我们不同意,说这是庙产。人家可不管这些,这个长官说完就走了。昨天就派了 一个副官,带了两个兵,押着十几个壮丁,把庙门边的七八根大柏树砍了。搬了一些走了,剩下没有搬完的,还叫我们看好别丢了,不然要我们吃官司。
冯 玉祥越听越气,这前方将士在浴血奋战,而后方这些达官贵人却比赛着建安乐窝。心想我虽说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副委员长,却被“兄弟”蒋委员长“照顾”在 后方好好“休息”。带不了兵,上不了前线不说,国家的事也不让问,啥事也干不了。国家的事咱做不了,不如做地方的事,当一盘歌乐山联保的保长,管一管这帮 吃人饭却不干人事的东西。
他这想法向于右任一说,对方点点头,说了句只有你这阎王才能吓得住小鬼。
冯玉祥又对和尚说,山门前的树木不砍已经砍了,不如送给在建的难童收养所,也为抗战死难烈士后人出点力。见和尚同意。就叫副官马上去附近的难童收养所,喊他们来人把木料运去盖房。
冯玉祥下午来区公所,送上了当保长的申请。区公所正为没有保长犯愁,见副委员长自动来接这个红炭元,巴心不得,满口同意。冯玉祥立马宣布上任。
来到保公所,冯玉祥口述,让副官起草告示。告示上说:
“保长姓冯,今日上任,官民人等,吾言听清:
建房用地,事先申请,按价买地,公平合理;
公私森林,严禁乱砍,买树给钱,地义天经;
日用粮蔬,烧柴炭薪,公买公卖,大行大市;
巧取豪夺,为人不耻,对待百姓,要有良心;
今日以后,应守规矩,作奸犯科,法不留情。”
冯玉祥叫副官抄写了几份,去几个路口张贴,以告诉官民众人。
再 说那署长副官带人来到山门,见树木不见了,就要和尚交出树木。和尚按冯玉祥交待的话,讲给副官听了。这副官听说是保长把树木送给难童收养院去了,就去找难 童收养院要树木。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出来说,这房子是国母让人修的,树木是保长送来的。你要把树木收回去,一是去找保长,一是去找国母。副官一听,想,到哪 点去找国母?我敢去找国母?不要命了?只好去保公所。
保 公所门开起的,副官还没进门,就咋呼开了:哪个保长这么大胆,敢把我们署长的树木运起跑了?进门后,才见一个少校坐在一张桌子后边,正在写东西。这副官是 个中尉,见这少校的军装,就晓得是杂牌部队的。中央军历来看不起杂牌军,但人家是少校,官阶大两级,也只好敬礼报告,说是来找保长有事。
少 校是冯玉祥的副官,对这中尉狗仗人势的张狂态度很不安逸,就说保长外出公干去了,有事就说,有屁就放。副官仗着自已的长官是个中将,又误以为这个少校是师 管区到联保办壮丁的,是署长的下属。因此根本不听,直往里间闯。只听少校吼了一声:站住,保长办公场所也敢乱闯?不想活了?
这 副官平时就狐假虎威搞惯了的,一听这话,也火了,骂道:你说啥子?一个保长好不得了,闯了又咋样?还有你,一个少校又有啥子了不起?老子虽说是中尉不假, 但老子的长官是中将,你师管区还是老子长官管到起的,凶啥子凶?副官越说火气越大,啪的一声,把腰杆上驳壳枪扯了出来,“啪”的一声往桌上一放,吼道,老 子就要进去,哪个敢挡?
这句话说完,他就觉得脑壳上有根硬管管抵起了。副官也是明白人,晓得挨了。这时动不得,动一动,怕是晚上就找不到嘴巴吃饭了。于是规规矩矩地站起,一点也不敢动。少校也不多说,把桌子上的驳壳枪收了,才说了一句,滚,叫你们长官来取枪。
副官听这话,觉得头上的硬管管拿开了,才慢慢回头看了一眼,是一个中尉,手头还拿了一把左轮,枪口还对着自已。副官不敢再看,头也不回离开了保公所。
这 副官回去见到署长,把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,把个署长气得火冒三丈。他想,那难童收养所咱不去惹,国母惹不起,宋家那几姊妹,哪个咱也惹不起。可恶的是龟 儿保长,竟敢欺侮到老子门下来了,好,老子不收拾你,咱这中将的牌牌也不要挂了。想到这,说了声,走,跟老子一路,去找龟儿保长撕皮。
这署长带了卫士班的一帮丘八气凶凶的来到保公所,还在门外,就骂开了,那龟儿保长,给老子滚出来。这句话骂完,第二句刚想骂,却骂不出来了。因为他看保公所门口站了个人,一个他也惹不起的人,这人就是冯玉祥。
只听冯玉祥问道,我就是这保公所的龟儿子保长,我在这的,你有啥子事情就说。
这 署长一脸汗水往下淌,他也晓得,这冯玉祥虽说是副委员长,是没有一点实权的。但这副委员长的名义、衣领上的上将牌牌,却让他忌讳。加上这人清廉,忌恶如 仇,敢说敢当,连他“兄弟”蒋委员长表面上也让他三分。如果惹了他,他去找蒋委员长说聊斋,最后挨的还是老子。因此连说几句对不起以后,就一句话不说,听 候冯玉祥发落。
冯玉祥也懒得多说,叫副官把告示读给这署长听,完了,说了声送客,这署长如逢大赦,规规矩矩立正敬了礼,才转身出门离去。
从 此以后,这歌乐山一片好像安静了好多,修房子的还在修,树子还是在砍,不过都是买卖双方价钱谈拢了才干成的。歌乐山的老百姓终于松了口气,日子好过些了。 有人就引用了“阎王好见,小鬼难缠”这一句俗语,说冯玉祥当保长是“阎王管小鬼”,管得巴实。有爱冲壳子的人,跑到其它保去吹,说咱这个保的保长是哪个哪 个,这么大的官来当保长,你说咱们这个保是不是“天下第一保”?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