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重庆方言网,重庆土话,重庆言子儿,重庆俗语,您知道多少!

重庆方言网-重庆方言电视剧下载|重庆话学习网|重庆中学生网|西南方言网|blwzd重庆方言|重庆言子网|重庆言子儿网|重庆土话网|重庆俗语网

治白发网,027武汉旅游招聘网,www.anedc.com,0576.361.cm,西南方言网,淘娱淘乐电视剧,坝坝舞wagcw,重庆学校排名zslpsh,重庆美食生活农家乐,重庆学生卡zslpsh,
当前位置: 重庆方言网 > 重庆言子儿 >

独一无二的重庆方言小说《邪藏》第八十七章

时间:2014-05-18 23:14来源:重庆言子儿 作者:重庆方言 点击:
独一无二的重庆方言小说《邪藏》第八十七章,重庆话小说。第八十七章 石车,兵匪们猛然间看到这样一幅情景,都

独一无二的重庆方言小说《邪藏》第八十七章,重庆话小说。

    第八十七章 石车

    兵匪们猛然间看到这样一幅情景,都骇然道:“嘢!这哈安逸了!这些老二是不是都是死人子?”马大麻子连忙提醒众人:“这克逗是腔尸,凶得很!卡倒你的脖子逗不得松手,老子整不赢,快点迢!”兵匪们听他这样一说,都吓得一哄而逃。
  阮明珠拿起伞来要再行抵挡,却手酸脚软,自是连续作战,连气力都没了。赛凤凰见阮明珠力气不继,连忙将大伞接了过来,大声道:“大家都莫怕,老子们往后头退起迢。”说完挥动大伞,光球和僵尸纷纷避开,对辟邪甲唯恐避之不及。赛凤凰大喜,一边挥动大伞开路,一边招呼兵匪们后撤。
  然而群尸蜂涌而来,有的兵匪躲避不及,被僵尸揪住,拖入尸群之中,被群尸撕咬啃啮,发出惨厉无比的叫声,其状让人惨不忍睹,心惊肉跳。众人虽有辟邪甲遮蔽,却也吓得面无人色,人人抱头鼠窜,仓皇而逃。
  慌乱之中,只听有人大声道:“委座!赛大龙头!这哈安逸了哦!”赛凤凰满头是汗,将大伞递给了曹显花,问道:“给老子又出了啥子事?好事还是坏事?”只听几个人一齐道:“这边有个四四方方的洞洞,以头没得腔尸和吃人的球球儿,不晓得钻不钻得?”阮、赛二人齐声道:“给老子钻!又有啥子钻不得?”在这紧急关头发现一个出口,众人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哪还能考虑太多?柯好古拉着傅丽瑾首先钻入洞中,龚老三和顾老三等人紧随其后。
  曹显花手持大伞殿后护住众人,她武功本就高强,使展开大伞更是如虎添翼,戳、挑、刺、削迫得噬人光团和尸群无法近身,将众人一个接一个的接引进去。见乌光宗和宁芫倩被光球追逐,忙纵身过去,大伞横扫逼退光球,将两人救了过来。乌光宗感激道:“麻烦曹姐姐了。”曹显花看了他一眼道:“你一辈子叫我‘姐姐’就好。”宁芫倩不满道:“乌哥哥姐姐多得很,又不怕多你一个。”乌光宗怕宁芫倩说出什么尴尬话来,连忙拉着她钻入身后的方形洞口之中。
  这处洞穴甚是狭窄,里面只有一条甬道,众人往里走进时,却发现这条狭窄的甬道渐渐倾斜向下,而且甬道中央渐渐出现不少光滑如玉的白色大石块,每块石块都呈楔形,上有凹槽,长约一丈,宽约三尺。
  众人见白色石块光滑可爱,纷纷奔了过去。柯好古拉着傅丽瑾爬上最前面一块,刚要回头招呼乌光宗,忽然间石块在甬道内滑行起来,柯好古惊道:“不好,这块石头能滑动,我们赶快跳下去。”傅丽瑾却撒娇道:“不嘛!哈哥哥,恁给好耍,我要坐石头车儿出切!”柯好古眼见甬道中间是一道沟槽,石块正是在沟槽中滑动,沟槽倾斜,石块滑行的速度必将越来越快,忽然发现石块之上有一个石柄,连忙拽住石柄,使劲一扳,石块的滑行速度竟然慢了下来。柯好古喜道:“好东西,这上面还有手刹!”
  龚老三和顾老三二人爬上一块大石块坐下休息,只觉触手之处石块光滑如玉,两人赞道:“给老子!硬是要得!”眼见柯、傅二人坐在石块上向前滑去,正诧异间,石块忽然滑了起来,两人都是“噫”地一声,随即明白,也拨动石柄,操纵着石块向前滑去。
  兵匪们眼见柯、龚等人“驾驶”着大石块滑走,不由得大是艳羡,个个按捺不住,纷纷爬上石块。蹊跷的是,只要众人一上石块,石块便自行滑动起来。柯好古大声道:“石头上面有手刹,大家要控制好。”
  兵匪们一听之下都纷纷查找,果见石头右首有一个小孔,一个石柄嵌在小孔之中。众人大喜,纷纷掌控石柄向前滑行。兵匪们坐上石车,个个欢喜若狂,都叫道:“安逸!硬是安逸!”“想不倒老子们还可以坐着车儿出切!”“这个车儿硬是安逸!比我屋头的鸡公车巴实!”“你娃鱼鳅黄鳝扯住一样长嗦?鸡公车算啥子?”
  乌光宗见众人都钻入洞中,唯独曹显花还在洞外抵挡尸群和噬人光球,连忙奔出洞外,将曹显花拉了进来。阮、赛二人大声道:“显花,你累了把那个家什给乌老弟,快点上来。”曹显花见阮、赛二人坐在一块大石块上,石块正滑动,速度越来越快,连忙奋力一跃,跳上石块。乌光宗眼见众人都驾驶石块滑远,连忙往前狂奔,宁芫倩手持一支火把,坐在最后一块石块上招呼道:“乌哥哥,快点跳上来!我要开车了!”
  乌光宗飞快的爬上石块,宁芫倩拨动石块上的手柄,石块顺着沟槽滑动了起来。宁芫倩笑道:“乌哥哥,这块石兜好耍得很!”乌光宗道:“别光顾倒安逸,好生点开!”宁芫倩驾驶石车飞快地追上众人。
  只见洞中十余辆“石车”组成一条长龙,在洞中的沟槽之上飞驰,火光照耀之下,分外壮观。在乌、宁二人之前的是张大胆和丁峰等几人,这几个粗鲁汉子豪情大发,纵声嘘叫,跟着前面的兵匪也都狂呼乱叫,兴奋至极。
  有人忽然怒喝道:“吼,吼个铲铲!你们看老子们在哪点高地滑?底下又是啥子?”众人连忙向外一瞧,不由得吓得一阵惊呼:“给老子!安逸了,老子们在拿各人的命开玩笑嘎!”“老子们硬是在嫌各人命根儿长嘎!”
  原来众人此时已然滑行在一段悬崖峭壁之上,众人左侧是向里凹进的峭壁,右侧却是万丈深渊,深不见底;非但如此,峭壁却并不平整,时而凸起,时而凹入,沟槽也因之蜿蜒蛇行,“石车”正是紧贴着峭壁飞快向前滑行,弯道极多,稍有差次,便有万劫不复之灾。
  众人一阵冷汗下来,连忙使劲把住“石车”上的石柄,想要减速,却发现石柄已然毫无作用,眼见石车速度越来越快,都吓得连连惊呼:“这哈遭球了!车儿刹不住了!”有的人慌乱之中使劲掰动石柄,忽然将石柄从石孔中拔了出来,重庆方言歌曲,更是吓得屁滚尿流。
  忽然只听柯好古在前面大声喊叫:“小心!这里有机关!”龚老三和顾老三驾着石车紧随着柯、傅二人,刚问一声:“啥子机关?”只见崖壁之上忽然一物倏地弹出,向两人所驾的石车猛撞过来,龚老三吓得大叫一声:“骇死我的个娘!”两人拼命往旁边一闪,双手攀住石车两边凹处棱上,身子悬在半空荡了开去。便在这电光火石之间,一个石车般大小的石锤猛击而至,擦着两人的头皮过去,又倏地缩回,往复之间卷起一阵劲风。
  龚老三和顾老三气喘吁吁的翻身爬上石车,石车又向前滑出数丈,两人还来不及说话,一阵劲风袭到,第二只石锤又猛击过来,龚老三故伎重施,一个“鹞子翻身”,跃出石车外,双手抓住石车槽棱。却只听一声惨叫,顾老三避让稍迟,已被石锤撞下悬崖。龚老三狂呼道:“顾老弟!”却再也不见顾老三的人影。
  乌光宗眼见前面石锤乱舞,忙对宁芫倩道:“倩倩你下细点!”宁芫倩却不答应,全神贯注操纵石车,在石锤起落的间隙急停急滑,石车安然无恙的撞过一组锤阵。
  却听得耳边呼呼风声,夹杂着许多人的此起彼落的长声惨呼。这石锤一路之上槌击众人,足足过了一盏茶功夫,方始停了下来。龚老三身强力壮,倒还好说,有的兵匪运气不佳,避让稍有差迟,便被石锤撞下石车,跌入了万丈深渊之中。
  正在这时,忽然有人惊呼道:“我的先人!吃人的球球儿又按过来了哦!”“骇死你屋先人!把车儿开快点,扯伸脚杆迢哦!”乌光宗回头一看,果然光球自后追来,连忙撑起大伞,准备防御光球的偷袭。
  不料光球并不向前猛扑,而是忽然往崖下坠去,绕过了乌、宁二人驾驶的石车,猛然间向前电射而去。乌光宗不由大惊道:“阮大姐、赛大姐,不好了!光球在撵你们!”赛凤凰和阮明珠猛然间回头,两人都吓得惊呼起来。
  乌光宗不待细想,用手收束大伞,向前全力一掷,大声呼道:“阮大姐、赛大姐,辟邪甲给你们甩过来了!”只见大伞如箭般追上光球,从张大胆等人头上越过,直向阮、赛二人飞去。阮明珠伸手一抄,将大伞接住,回手便是一击,将光球打成了一团碎片,四散飘落。
  众人都大声叫好:“这哈整对头了!看你给老子还撵老子们?这哈撵不成了嗦?”不料这些碎片慢慢聚拢,转眼间复合成一个巨大的球状体,竟然完好无损,猛然间向队后冲来。张大胆和丁峰吓得魂飞胆裂,拼命伏在石车之上矮身躲避。
  不料光球对张大胆和丁峰等人视而不见,直向乌、宁二人冲了过来。张大胆和丁峰正自高兴,忽然前面弯道急转,两人始料不及,齐声惨叫,从石车之上摔了出去,跌下了万丈深渊。几乎在同时,又是几声惨厉的长呼,又有数人惨遭厄祸。
  乌光宗眼见光球已近在眼前,脑中电闪,对宁芫倩说道:“快念诵《金刚经》!”宁芫倩将石柄一紧刹住石车,两人心意相通,一齐念诵起《金刚经》:“如是我闻,一时,佛在舍卫国祈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。尔时,世尊食时……。”渐渐进入忘我的状态,浑不知身在何处。两人念诵《金刚经》果然起了大用,吞噬活人的恐怖光球冲至乌光宗和宁芫倩身前,便即嘎然而止,而后便飞向别处,似乎在两人周围有一堵无形的护罩,怪球知难而退,又转去袭击余众。
  兵匪们入洞时人数众多,但折损之数已不下三百,这怪球出现之后,便已吞噬了不下一百余人。直到剩下的人驾驶石车逃跑,仍然被光球逐个追杀,人人疲于奔命,有的人噩运当头,不是被光球追上吸食化成一片血雾,消失得无影无踪;便是被峭壁上暗伏着的石锤没头没脑砸将过来,槌落悬崖之下;更有的遇上急弯陡转,应付不及,连人带石块一齐翻出滑道坠入万丈深渊之中,车毁人亡,一般的做了深渊之鬼。
  约莫一柱香的功夫,两人诵毕《金刚经》,睁开眼看时,只见周围漆黑一片,全无光亮,自己手握的火把早已熄灭,石车静静地停在滑道之上。那吞噬活人的巨大光球更是不知去向。两人合掌三称拜谢佛菩萨:“南无香云盖菩萨摩诃萨。”“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。”
  忽然间一阵冰凉涌上两人心头,一齐大声呼喊道:“赛大姐!”“阮大姐!”“柯大哥!”“麻子大哥!”却不没有半点回音。宁芫倩害怕得要命,抱住乌光宗道:“乌哥哥,他们都死了么?我好怕!”
  乌光宗安慰她道:“他们一定没得事!我们往前兜再找一哈。”乌光宗在石车之旁摸到一根火把,连忙用火折子重新打火,点燃了火把,宁芫倩操控石柄,驾驶石车缓缓向前滑去,石车沿着滑道绕过大片凸出的峭壁,又折进一片凹进的崖壁,最后又转了一个急弯,只见前面崖壁嘎然而止,滑道却有一丈余长悬空伸出崖壁。乌光宗惊呼:“倩倩!刹车!”宁芫倩应变奇速,使劲回拨石柄,石车在即将滑至滑道尽处,终于缓缓的停在临空伸出的滑道之上,只差一尺便将掉下深渊。
  乌光宗吓出一身冷汗,庆幸道:“倩倩希得好你手脚快!”宁芫倩却抽泣起来:“啷么整嘛?现在我们找不到路了。”正在这时,只听一个声音嘶哑的说道:“给老子!哪个说的没得路儿?你直接从高地跶下来,底下逗是路儿。”
  这声音好似便近在两人耳边,因此极响,把两人吓了一大跳。
  乌光宗初时惊愕,转眼见宁芫倩惊吓之下泫然欲泣,不由大是愠怒,重庆方言电视剧,喝道:“麻子脸你轻点说话不得行嗦?把倩倩都骇哭了。”只听那声音说道:“给老子!秀才娃二也喊老子‘麻子脸’,你娃硬是不落教嗦?”说话之人正是马大麻子,声音是从前方崖下发出。
  乌光宗哭笑不得,又问马大麻子道:“麻子脸你还没死嗦?”马大麻子怒道:“你娃逗想老子死,老子偏偏不死。车儿从高地擂下来,老子们飞得快,没想到老子们都遭藤藤网倒起了。一个二个呛几条大鱼待勒点吊起,给老子硬是没得运气。”只听一个声音接过来道:“麻子脸你娃硬是运气来噔了!从啷跟高的地方跶下来,都没把你娃这条大鱼跶死。”马大麻子“嘿嘿”几声,却又连声叹气。
  乌光宗喜道:“肖大哥,你们没得事,我高兴得很!”那人正是肖子生。乌光宗关心阮明珠和赛凤凰的安危,正待要问,却听一个女子娇声斥道:“把老娘抱紧点,擂下切了老娘要革你的耳朵下酒。”却是赛凤凰的声音。只听肖子生连忙道:“尊命,夫人。”接着便听阮明珠的声音说道:“给老子还没拜堂逗扯起花儿开了!肖副官,回切你要请我几杯喜酒哈,听得没得。”肖子生连打几个哈哈。
  乌、宁二人见众人同声问候:“阮姐、赛姐你们都还好哈?”阮明珠叹道:“我们这几个都还要得,逗是在藤藤高地搅起,上也上来,下也下不切,把它没得法,硬是泼烦得很!”赛凤凰却道:“乌老弟,你想个办法从上面下来,救我们哈。”
  乌光宗正要回答,忽然转念问道:“柯大哥,傅大姐你们啷个不说话?”下面一阵沉默,只听马大麻子抢先说道:“说,说个铲铲,姓哥的老二和姓傅的婆娘跶都跶死球了!”乌光宗和宁芫倩两人都是一声惊呼。乌光宗着急问道:“马大哥,你啷个晓得?”马大麻子道:“老子啷个晓得?老子点了一哈待藤藤高地网起的恁几个老二,逗没看到眼镜儿两口子,不信你问龚老三嘛。”
  只听龚老三道:“秀才老弟,你也不要嘿不安逸了。我是亲眼看倒眼镜客和姓傅的婆娘本来车儿都还开起要得,结果在躲大锤锤的时候,断居一起从悬岩高地跶下切了!”乌光宗哭道:“……呜呜,重庆土话,柯大哥……柯大哥硬是死了!”宁芫倩也哭道:“……傅姐姐……”肖子生劝道:“乌老弟,你也不要嘿起哭了。死在这洞洞头的老二又不是眼镜儿一个,重庆言子,老子们能不能活起迢出切都还是一个问题。”
  赛凤凰也劝道:“乌老弟,你莫哭了,柯老师要是命大的话,也不一定逗跶死了。你快点下来救我们噻。”肖子生也道:“给老子,乌老弟你搞雄点,我在勒点抱倒起你大嫂,再过一哈儿硬是要喊幺不倒台了。”
  乌光宗连忙擦开眼泪,将自己的衣裤除了一下来,撕作一条条地,结成一条两丈有余的布绳,问宁芫倩道:“倩倩,底下长得有嘿多葛藤,肯定不是嘿们高,我先下切看看,你逗在这点等我。”说完将火把折为两截,点燃后递给宁芫倩道:“倩倩,你也拿一个火把。”宁芫倩泣道:“乌哥哥,你快点回来,我怕起遭不住。”
  乌光宗点点头,安慰她几句,将布绳套在石车之上,缓缓垂下,布绳尽处,他大着胆子往下一跳,只觉得过了好一阵才坠在地上,浑身大震,几乎快将他的腿骨摔断。他忍着痛爬身起来,摸着掉在地上的火把,重新点燃,查看周围地形。
  只见这里山石突兀,从峭壁上摔下的石车和人体滚得到处都是,沾满了血迹,让人不忍卒睹。在右前方不远处的石堆中生着一大丛藤蔓,乌光宗料知正是这丛藤蔓将阮明珠等人缠住,连忙随藤爬爬上数丈,果然看见阮明珠等人。龚老三见到乌光宗便笑道:“秀才娃二硬是仁义,来,我这点有把刀儿,你快点救人。”说完将一把匕首递给乌光宗,乌光宗用匕首斩断藤蔓,先将肖子生和赛凤凰身上缠缚的藤条割断,又咬牙在藤蔓丛中横攀过去,将阮明珠、马大麻子、龚老三和其余几个兵匪一齐救下。
  他只忙着救人,忽然想起宁芫倩尚在峭壁之上,忙向石车方向上一望,这一望只吓得他“啊哟”一声,险些从藤条上掉了下去,只见一只火把落在石车之上,尚自未灭,火光照耀之下,却已不见了宁芫倩的身影。
  本章重庆方言注释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鸡公车:独轮车。
  扯起花儿开:扯上不一般关系。
  葛藤:藤蔓。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